李双喜听后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肌肤,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很快你就会知道了,先走了。”

    李双喜卖了一个关子,没直接说是美颜丹的作用,要是一说小美还不缠着自己不放。

    离开了天龙大厦,李双喜拿出手机,在‘擎天柱’发了一条消息:“新出炉的丹药,由于这两天比较忙,只有三十套,欲购从速。”

    李双喜这才刚刚冒泡,群中就炸开了锅,各个大佬争相购买。

    “双喜,我能全都包了吗?”

    “包你妹呀,老张,你要是全包了,我们一起去把你的别墅都给拆了!”

    “就是,不给老友们吃肉是吧?小心你家门不保!”

    “我错了还不行吗?还是老规矩吧,人手一套,最后没赶上的那就怪人品差了。”

    “同意同意。”

    李双喜看后笑了笑,又发了一条信息:“要买的扣一,我现在亲自给你们送去,只有三十套哦。”

    顿时群聊之中刷起了一片的数字一,当然还附带了地址。

    “双喜兄弟亲自送药,这机会可是难得,潜水的老友们你们到时候可别哭。”

    “没错没错,双喜兄弟真是海宁最牛叉的快递员。”

    还不等李双喜出发,一个个家伙就已经开始纷纷转账,李双喜累计收下了十五万的转账,乐开了花。

    暗道:“没想到,这才十天的功夫,紫萱炉的钱已经赚回来了,看来得加快速度再赚一些,资金充足了之后将玉镯给赎回来。”

    李双喜骑着电动车,送完了三十套的丹药,时间都已经是下午五六点了,来到了圣鹤堂,这次打算多购买一些药材。

    “王老板,药材充足吗?”李双喜进门问道。

    王老板一看是李双喜,双眼一亮,笑脸恭迎上来,道:“小兄弟,你这需求可真是大,还好我已经从一线城市调集了一些药材,放心吧,不过价格方面可是之前的两倍哦。”

    李双喜没有多想,信任道:“只要有药材,两倍就两倍,王老板,现在大概有多少钱的药材?”

    王老板一听,脑袋飞速运转了起来,眼珠一转道:“现在只有八万块的药材,而且还是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一线城市调过来的,按照之前我们商定的价格,就是十六万。”

    李双喜虽然有所准备,但听后还是心中一个咯噔,这翻倍还真是贵了不少,十六万!真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且这十六万的药材也根本不够用啊,不过还是心一横道:“王老板,你把这十六万的药材给我打包送到青春印象小区。”

    “好咧,你留个地址,我马上让伙计给你送货上门。”王老板见成功宰了李双喜一刀,喜笑颜开道。

    王老板收到了李双喜的转账,一边吩咐伙计送药材一边在心中打起了小算盘,现在他可是知道,这李双喜简直就是一只肥羊,而且还是特别傻的肥羊,更大的贪欲涌上了他的脑海。

    李双喜想了一会,开口道:“王老板,我最近的需求已经越来越大,可能下一次就不是需要几万的药材了,你这边能保持充足的供应吗?”

    药材翻了两倍让李双喜的利润降低了不少,为了能够赚到更多的钱,李双喜决定加大生产量,用数量把利润给提起来。

    李双喜的一句话正中了王老板的下怀,王老板立马递上一杯茶水,一本正经道:“小兄弟,上次我可是和你打了包票的,只要几万块钱的药材,我保证你什么时候来都有!”

    “因为价格上你也都翻倍了,可你要更多的药材,这可真是有些难办了。”

    李双喜也清楚,自己这一开口就要购买十万以上的药材,就算是海宁最大的药店,也供应不上来。

    王老板故作为难,犹豫了一会之后道:“难办是有些难办,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小兄弟,这样,你等我打个电话询问一下。”

    “恩恩。”

    王老板回到了柜台中,拿起了手机,打了一通电话,期间脸色阴晴不定了好一阵子。

    几分钟之后,王老板来到李双喜面前,道:“小兄弟,办法我帮你想到了,可这能不能接受就看你了。”

    李双喜疑惑的问道:“什么办法?”

    王老板眼中闪烁着金光,道:“有句话说好,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办法自然就是价格方面,我帮你做了最大的沟通,十万块以上的药材,只要你肯出四倍的价格购买,保证你随时都可以拿到药材。”

    “小兄弟,虽然这个价格有些贵了,但是你也知道是特殊的情况,这中药现在种植的本来就不多,何况你的需求量十分的巨大。”

    李双喜听后脑袋之中已经粗略的将药材的成本费用算了一番,简直就是一个不可估量的数字。

    不过李双喜也并没有开口直接拒绝王老板,而是回道:“王老板,这我得考虑考虑,要是成本上翻了四倍的话,恐怕我的利润都没有了。”

    王老板可是生意场上的老狐狸了,也并不着急,到:“恩恩,你也好好的想一想,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十万以下的药材,翻两倍;十万以上的,翻四倍,保证随时有货。”

    “好。”李双喜点头起身道:“王老板我就先走了,要是需要的话我会来找你的。”

    看着李双喜的背影,王老板心中暗生得意道:“小子,就算你去其它的药材店问也是一样,想要在海宁买到那些个药材,只有我圣鹤堂能满足你。”

    李双喜骑着电动车,总觉得这药材的事件越来越不对劲,好像自己一直都被王老板给牵扯鼻子走。

    “不行,我可得去其它药店问问。”李双喜趁着下班,决定去其它的药材店看一看整个市场的行情。

    几番折腾,天色已经黑暗,李双喜跑遍了整个海宁的药店,发现了奇怪的情况,整个海宁除了圣鹤堂,所有的大药店都没有他需要的中药材,一些小药店有是有,可是那丁大一点的量,还不够炼制一套呢。

    李双喜越发的觉得有问题,难道是王老板垄断了整个海宁的市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