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豹挥舞着手中的家伙,看了一眼光哥,道:“阿光!你他奶奶的不会摆我一道吧?”

    光哥也不想呀,一个是自己多年的兄弟,一个又是杀神一般的男人,不过如果真要选择的话,他肯定会选择自己保命。

    “靠!”阿豹一声怒喝,一个人扬起了手中的家伙攻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眼神一凛,手掌对着那袭向自己脑袋的家伙抓了上去。

    阿豹看出了李双喜的意图,嘲笑道:“简直找死,徒手也敢和我拼命?”

    可接下来的瞬间,阿豹那嘲讽的神色彻底呆滞在了脸上,李双喜左手的手掌准确无误的将铁棍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李双喜没有给阿豹过多的考虑时间,右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向了阿豹的胸膛。

    阿豹右手中的铁棍想抽回来,可是发现好像牢牢的陷入到墙壁中一般,眼看李双喜的拳头就要落在了自己的胸口,只能放弃铁棍双臂交叉挡在了身前。

    “砰!”李双喜的拳头撞击在了阿豹的手臂上,一声沉闷的响声之后,阿豹整个人受到强劲的力量冲击倒摔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阿豹狼狈的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他虽然不说有多强大,但是在社会上打拼了那么多年,一个人对付五六个人都不成什么问题,可没有想到,如今却是被一个快递小子打倒在了地上。

    光哥和他的手下并没有过多的意外,这都还算是轻的了。

    “阿光,你们到底在干什么?”阿豹咆哮了起来,现在的他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

    光哥无奈的皱了皱眉,淡淡回道:“阿豹,你这招惹谁不好,你招惹这个快递小哥,这次我可真是一点都帮不了你。”

    阿豹听后糊里糊涂的,这个快递小哥怎么了?难道他有什么更厉害的背景?

    李双喜握着拳头,体内的灵力涌动着,直视眼前的阿豹道:“看你这副模样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杀人放火、丧尽天良的事应该没有少做,给我乖乖束手就擒吧!”

    李双喜脚下一蹬,整个人高高的跃起,模仿着女警陈梓珊的一记侧踢踹出。

    刚起身的阿豹根本来不及躲闪,正中面门,整个人狼狈的再次摔倒在地。

    李双喜一脚踩在了阿豹的身体上,眼下这个家伙想要动弹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好像被一座大山死死压着。

    李双喜拿出了电话,拨通了陈梓珊的电话,道:“嘿,我想我已经抓到纵火案的凶手,地点还是前两天的老地方,赶紧带人过来吧。”

    电话那头的陈梓珊听后明显跟不上李双喜的节奏,好久才回了一句:“你确定?”

    “确定以及肯定,麻烦你速度一些,不然纵火案的凶手跑了可别怪我。”李双喜快速道。

    话音刚落,电话那头已经是嘟嘟嘟的声音。

    被李双喜踩在脚下的阿豹死死咬牙,道:“小子,就算你找来警察又能怎么样,警察做事讲究的是证据,你凭什么说我是凶手?”

    李双喜听后一愣,好像自己还确实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就是凶手。

    看着地上中年男子阿豹一脸有恃无恐的模样,李双喜一咬牙,一脚踹在了阿豹的腹部,随即一声惨叫发了出来。

    光哥和他带来的人看这状况,纷纷后退一步,光哥壮着胆子问道:“小哥,这,我们可以走了吗?”

    光哥知道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这个时候要是自己在不赶快离开这里,恐怕等会又要有大麻烦了。

    李双喜看了看光哥和他的手下,道:“走?现在知道想走了?那刚才为什么要来?”

    光哥连忙解释道:“小哥,我们真不知道阿豹想要对付的是你呀,早知道是你的话,我们打死都不会来的。”

    光哥的手下也迅速跟着道:“对对对。”

    地上一脸痛苦的阿豹怒骂道:“阿光,老子真是看错你了,没有想到今天会栽在你的手上!”

    阿豹?阿光?看来这两人的关系应该不浅。

    李双喜咳嗽了一声,问道:“你和这个叫阿豹的什么关系?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

    人在岸边走,哪能不湿鞋,光哥这个时候算是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正意思,自己好歹也是堂堂的大哥一个,没想到会栽在一个快递小哥的手上,也太逊了吧。

    光哥犹豫了一下,将地上阿豹的事全都和李双喜抖露了出来。

    李双喜听后一喜,看来就算是没有证据证明他是纵火案的凶手,光哥所说的也足够让他被绳之以法了。

    “阿光,你个混蛋,没想到你竟然……竟然背后捅刀子!”地上的阿豹彻底暴怒。

    李双喜笑了笑,道:“光哥,要是你把刚才所说的话全都告诉待会来的人,今晚我和你们的事情,就全当没有发生过。”

    “当然,要是你不愿意的话,我想你们就得全都再进去了。”

    “小哥,我……”光哥正想要开口,一阵警笛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从远处呼啸而至。

    女警花陈梓珊雷厉风行的从警车上下来,小跑到了现场,看着被李双喜踩在脚下的中年男子,道:“把这个纵火案的凶手给抓起来!”

    “是!”陈梓珊的身后,数个警车扣押着阿豹上了警车。

    李双喜一愣,问道:“你怎么肯定他是凶手?这也未免太武断了吧?我都没有开口。”

    陈梓珊露出了洁白的贝齿,笑道:“你忘记了?你和我说过这个中年男子的情况,这两天我们警方通过调集了出租屋周围的监控录像,发现他确实和纵火案有关,而且在房屋内也找到了一枚陌生的指纹,只是一直没找到人而已,真没想到被你给抓住了。相信刑侦技术的比对之后,就应该可以送他去接受审判了!”

    “这么厉害呀,真没想到你们警方还挺厉害的,刚才我还担心没有证据指控不了他。”李双喜一愣,看来光哥等人的证词也不需要了。

    陈梓珊一脸得意,神气的目光看向了李双喜身后的光哥等人,顿时皱起眉头,一挥手道:“还有他……”

    “等等!”李双喜知道陈梓珊此时的想法,开口制止道:“他们是人证。”

    光哥被来的警察吓了一大跳,赶紧道:“对对对,我们知道那人的罪行,是证人!证人啊,警察小姐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