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脚下生风,一个健步迈出之后,抓着其中一个家伙的衣领猛地一甩,那家伙直接摔倒在了麻将桌上。

    正在打麻将的三太公六婶们,吓了立马起身,忙着逃离麻将室。

    中年男子从旁边的麻将桌上摸起了几枚麻将,‘嗖嗖嗖’脱手而出。

    光哥的手下措手不及,手中的武器落在地上,捂着面部惨叫了起来。

    中年男子看着被自己三下五除二收拾了的家伙,道:“敢和我动手,你们还太嫩了。”

    这时候麻将室后的门从里面打了开来,听到动静的光哥走了出来,原本一脸怒色,不过当看到眼前的中年男子之后,立马拥抱了上来,激动道:“阿豹!你回来了?”

    中年男子阿豹终于露出了笑容,道:“阿光,我们兄弟多少年没见了。”

    “好多年了,我还是之前的老样子,真是让你见笑了。”光哥拍了拍阿豹的肩膀笑道。

    “见笑个狗屁,我还不是一样,以为出去几年能混出一个人样,没想到还不是一个鸟样。”中年男子阿豹有些失落道。

    “回来就好,今天我给你接风洗尘。”光哥安慰了几句,看了看地上的手下,道:“你们几个废物,还不赶紧去给我弄些大鱼大肉来,今天豹哥回来,我们不醉不归!”

    光哥的手下一脸无语,这顿打看来是白白的挨了,找谁说去都没用了。

    饭桌上,阿豹一杯白酒下肚,道:“其实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有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得罪了我的老板,我老板要给他点颜色瞧瞧,而他就住在这一片地方。”

    光哥也喝得尽兴,拍着桌子回道:“放心阿豹,别的地方不敢说,在这一片,我,罩得住!”

    “好!”阿豹夹了一口菜,继续道:“那我们今天晚上行动。”

    “那么急?”光哥似乎没想到今天就要动手,道:“阿豹,明天不成吗?今晚我们可是说好不醉不归的!”

    阿豹一口否决,道:“不行,我的老板已经下了最后的命令,要是今晚再办不好的话,我就得死。”

    “什么狗屁的老板,老板重要还是兄弟我重要!”光哥借着酒劲骂道。

    才出来,光哥本来就憋着一大肚子的火,只要一句话不入耳,感觉随时都会炸。

    阿豹同样不肯示弱,道:“阿光,没有我的老板我活不到今天,你就帮我这一个忙吧。”

    光哥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多年没见的兄弟,道:“好,不过阿豹我可告诉你,没有人能够左右我的决定,我就为你破例一次。”

    两人又是几杯酒下肚,光哥带着天地会的手下在阿豹的引路下来到了青春印象小区。

    “又是这里!?”光哥前几天才这这里被警方逮捕,没想到这才刚出来又来到这里办事,心中多少都还有些阴影。

    阿豹听后注意到了几个手下,还鼻青脸肿的,于是问道:“嗯?阿光,怎么了?”

    光哥一愣,鼓足了勇气,道:“没事,前几天在这里发生了点事情而已。”

    他当然不会说自己前两天在这里,自己被抓走才糗事。

    阿豹也没有多想,继续道:“走吧,我们去地下停车场,那里是那个小子的必经之地!”

    地下停车场!听到这几个字的光哥心头一愣,不过还是咬牙道:“走!”

    光哥和阿豹带着十多个人,来到了地下停车场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没过多久,李双喜骑着电动车来到了地下停车场之中,电动车上还载着两包炼制美颜丹所需要的药材。

    停好了电动车,李双喜迈步返回,可同样的景象再次出现。

    十几道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当看到眼前的人就是前两天对付的李双喜后,光哥和那几个经历了惨痛经历的手下全都愣在了原地。

    李双喜也是一愣,这还真让女警陈梓珊说中了,真的来报复自己了,而且人带的也比上次多很多。

    不过李双喜的目光很快落在了那个中年男子阿豹的身上,虽然出租屋着火案已经过去了很久,但中年男子的面容他却一直都记得。

    “又是你,看来那场火果然和你有关系。”李双喜率先开口,道:“我和你并不认识,你到底是什么人?”

    中年男子阿豹冷冷一笑,眼神阴狠道:“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你最不该得罪的人,我们是什么人跟你没关系,今天遇上我们,算你倒霉!”

    阿豹此时底气十足,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身边十几个带着家伙的兄弟,还有这一片的老大光哥帮助自己,他就不信眼前这小子还能插上翅膀飞了不成。

    李双喜不断猜测的,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快递员,得罪过的人不过也就只有那李少和眼前的光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中年男子应该是李奥的人。

    “看来你是李奥的人。”

    “嘘!”阿豹做出了一个姿势,道:“知道可不用说出来。”

    阿豹看了看身边的光哥,道:“阿光,就是他,上吧。”

    光哥那天晚上已经见识过了李双喜的强悍,就算现在自己身后的人比那天多,他也清楚的知道,根本不可能是李双喜的对手,眼前这个家伙可是怎么都打不动的真正硬汉。

    虽然对李双喜怀着仇恨,可是他也知道,李双喜和女警关系不错,这时候要是在进去的话,恐怕上面的那个人也保不住他了。

    无比纠结的光哥此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打还是应该收手,他真是恨,为什么要答应阿豹,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陷入困境。

    就在这时候,李双喜给了光哥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动,平日里在这一片横着走的光哥,不知为何,脚步就好像僵硬了一样,根本不能动弹。

    “阿光?阿光?怎么回事你?”阿豹见身边的兄弟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着急问道。

    李双喜上前一步,道:“你放火烧了房子,让我的工友差点就命丧在火海之中,这笔账,今天晚上我就和你好好的算一算!”

    见李双喜已经迈步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而身边的兄弟全是无动于衷和木头一样站在原地,阿豹怒骂道:“尼玛,一群废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