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那边犹豫了一两分钟,回道:“如果我们公司真的有新的秘密产品,应该可以,毕竟就算他们封锁了我们的渠道,我们可以去到海宁的大街上亲自打广告,只要产品够牛,一切都是可能的!

    “对了,双喜,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有办法。”

    “没有,我只是问问,看看有没有招法,毕竟那天人可是我出手打的。”

    “哎,这和你出手打的并没有直接关系,那个卑鄙无耻的李奥故意想要整我们,就算你不打人,林总不同意他的龌蹉要求,美颜公司也是现在的这个地步。”小美安慰李双喜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今天累死了,我先睡了。”李双喜率先终止话题道。

    “男神晚安,么么哒。”小美依旧甜美的回道。

    李双喜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进入了奇异空间,翻阅着那《万灵决》想要寻找帮人美容的丹药。

    很快李双喜在《万灵决》之中找到了一种叫做美颜丹的丹药,深深地研究了起来。

    “祛斑、除皱、美容养颜?这不正和林芯瑶的化妆品公司的产品吻合吗?太好了!”李双喜一边默念一边欣喜道。

    李双喜又看了看炼制美颜丹所需要的药材和修炼者的等级,道:“嗯,又是一品的丹药,药材也都是常见的一些中药。”

    李双喜并不确定这美颜丹的作用是不是比林芯瑶公司的产品要强大,但这好像是他唯一能够帮上林芯瑶的办法了。

    “好吧,就这美颜丹了,现在我就来试一试。”李双喜决定道。

    取出了紫萱炉,李双喜又开始了自己的炼丹之路,一个小时之后,一枚乳白色的美颜丹从丹炉之中滚落了出来。

    依旧是老样子,李双喜决定自己先来尝试一下,毕竟这美容丹可没有说只有女性能用。

    放入了口中,美颜丹并不像是培元丹那样入口即化,而是像油炸的花生米一样脆脆的。

    “咔嚓!”

    李双喜连吞带嚼,将一枚美颜丹吃了下去。

    李双喜特地来到了浴室之中,照着镜子,期待着自己的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半个小时过去了,李双喜依旧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

    “难道是我炼制出了问题?”

    李双喜现在绝对相信《万灵决》所记载的丹药的作用,没有效果,那一定是自己的炼制上出了问题。

    可是思前想后,李双喜依旧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对,一声叹息之后道:“还是先睡吧。”

    青春印象A栋的楼下,一双凌厉的目光落在了李双喜的窗户上,纵火案的中年男子一脸阴狠,站在黑暗之中不知道再想什么。

    自从警方放弃了对李双喜的监控,中年男子再次的盯上了李双喜,没人知道他的下一步计划会是什么。

    第二天一早,李双喜揉着惺忪的睡眼从来到了浴室,湿润的毛巾擦完脸之后出现了一片黑色,就好像是身体之中的毒素一样。

    李双喜一惊,又用清水冲洗了自己的面部,一层薄薄的皮退落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白皙、柔嫩的皮肤。

    猛地一抬头,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李双喜差点都没认出来。

    之前李双喜的面部,由于每天送快递的风吹日晒,皮肤的质量十分的差,而且还有些黝黑。可现在看上去,十足就是一个小白脸,白嫩了不少。

    “看来这美颜丹需要一个晚上才有作用。”李双喜知道自己出现变化的这一切都是因为那美颜丹。

    李双喜的手机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一条简讯,拿起来一看是女警陈梓珊发来的:“地下车库逮捕的光哥昨天晚上已经被放走了,他有可能会报复你,小心点,有需要的话打我电话。”

    李双喜看后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才两三天就放出来了?难怪那个家伙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在这里当老大,就连老头都听他的。

    “怎么回事?他不应该受到制裁了才对吗?”李双喜立刻回道。

    “上面说证据不足,只能放人。”陈梓珊也很无奈的回了一句。

    李双喜收起了手机,哎,原本以为那家伙起码也得关上了几个月,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看来自己还真得小心一些了。

    不过李双喜也并不担心,自己现在实力来到了凝气期的中期,力量和速度都比普通人强出太多,那天甚至就连职业的保镖都被自己打倒在地。

    要是那个叫光哥的家伙再敢不是死活的来找自己麻烦,那可就别怪哥们的拳头太硬了。

    太阳东升西落,忙碌的一天很快又要结束了。

    在青春印象附近的老建筑群中,李奥的手下中年男子来到了一个麻将室之中,这里是光哥所在的地方。

    此时麻将室之中的人并不是很多,这个点钟来打麻将的,不是无业的游民就是一些年纪大了的老伯。

    他和光哥以前便认识,两人是光着屁股一起玩大的,不过后来中年男子跟了李奥之后几年都没有回海宁了。

    “喂,找谁的?”光哥的手下见进入麻将室的是一个生面孔,四处张望,不像是来打牌的,立即问道。

    “跟你说话呢!这里可是光哥的场子,你是什么人?”

    中年男子站立住了身板,淡淡的回了一句:“光哥呢,我要见他。”

    “光哥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人?”

    手下知道光哥今天才出来,在麻将馆后面的房间中休息着呢,自然不能随便打扰。

    “呵呵,小兔崽子们,老子当年在这里混迹的时候,你们还在吃奶呢!”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凌厉的目光看向了光哥的手下。

    几个手下都被中年男子那凌厉的目光所震慑了一下,不过他们也不是第一天出来社会上打拼了,鼓足勇气道:“光哥不在,没事的话快走,别影响我们做生意。”

    中年男子冷冷一笑,直接走向了麻将室后面的房间。

    几个手下见中年男子硬闯进去,从这房子里的角落之中抽出了各式的家伙,然后直接挥向了中年男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