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张哥的钱,李双喜收起了手机,准备送快递。

    “双喜,张哥看好你,你这宝贝东西可得快些生产啊。”张达康现在可真是生怕没了李双喜的药,担心道。

    “张哥,你就放心吧,就算不为了你,为了嫂子我也得尽快炼药。”

    李双喜看了看王妮,这个才三十岁的少妇也真是惨,十多年都没有好好的享受过做真正女人的滋味。

    离开了张达康的别墅,李双喜才出了美林海岸小区就看到了警花陈梓珊的车子停在了街对面,无奈道:“真是执着啊。”

    李双喜也没有理会,继续奔波在了城市之中。

    送完了一天的快递,李双喜回到青春印象小区已经七点多了。

    小区的地下停车场中,李双喜刚停好了电动车,数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李双喜扭头一看,竟然是昨天碰瓷团伙的光哥,不过这一次,他手中可直接提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钢管。

    在光哥的身后,还跟着昨天的那几个手下,同样也挥舞着手中的铁质工具。

    “小子,还记得你光哥吗?”光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笑道:“敢惹老子,今天我就废了你,让你知道我天地会的厉害!”

    李双喜后退一步,天地会?还韦小宝呢!

    “这里可是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都有监控的,你们……”李双喜看了看四周高处的墙角监控器,开口道。

    “哈哈哈!”

    不等李双喜说完光哥和他的手下纷纷大笑了起来,随后光哥一个眼神,身后一个手下抡起了手中的工具,对着墙角的监控器直接挥了上去。

    “咣当”监控器直接被打碎掉落在了地上。

    光哥一脸阴狠的看着眼前孤身一人的李双喜,笑道:“小子,这整片都是我天地会的地盘,我光哥想要让你死,就没人能够让你活!”

    “兄弟们,操家伙,给我朝死里打!”

    李双喜大惊,自己可是手无寸铁呀,而且看对方这副势头,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怕。

    逃出地下停车场是不可能的了,李双喜握紧了自己的拳头,额头冒着冷汗,心中暗道:“双喜双喜,你可千万不能挂彩,还有很多的事等着你去做呢。”

    说时迟那时快,光哥手下那手中的钢管全都一股脑挥向了李双喜的脑袋。

    “啊!拼了!”李双喜一声怒吼,扬起了自己的手臂阻挡。

    数根钢管全都落在了李双喜的右臂之上,李双喜瞳孔放大到了极致,不仅仅是李双喜,就连光哥看到之后瞳孔也是一阵的猛缩。

    “大,大哥!”

    “这,这怎么可能?”

    光哥的手下纷纷惊讶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钢管,落在了李双喜的右臂上之后,竟然弯曲出了一个巨大的弧度,而且不止是一根,所有人的都是一样。

    李双喜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灵气的涌动,才知道一定是自己昨天晚上修为提升到凝气期中期的作用,原本一直想找东西试验一下,没想到今天就遇上了光哥。

    “好!我就拿你们当实验品!”李双喜愤怒了起来,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李双喜左臂一记勾拳,直接落在了其中一个家伙的下巴。

    只听到一声脱臼的声音发出,那家伙摔倒的同时牙齿也随着飞落在了地上。

    “大哥,怎么办?”手下纷纷问道。

    目瞪口呆的光哥这才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死死咬牙道:“办尼玛戈壁,就这么一个小子,老子们那么多人,怕个锤子,干死他!”

    光哥依仗着人多,毫无畏惧之心,挥舞着手中的钢管,对着李双喜冲了上去。

    势单力薄的李双喜虽然凭借着修炼者的身体,但毕竟还是没有实战的经验,再一拳打倒了一个家伙之后,肩膀被一个钢管狠狠的击中。

    李双喜瞬间体内一阵的气血翻腾,紧接着光哥手中的钢管落在了他的胸膛上。

    李双喜连连后退了几步定住了身板,不过短暂的疼痛之后,李双喜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和肩膀,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碍。

    “看来这修炼者的体质还真是不简单,钢管都对我造成不了什么伤害。”李双喜暗喜道。

    天地会的光哥一管子击中之后,张狂道:“兄弟们,看到没有,这小子不过就是耐打一点,我们这么多人,迟早能够干废他,上!”

    光哥手下一个个也都变得凶煞起来,挥舞着弯曲的钢管冲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刚准备迈步上前和什么狗屁天地会的家伙不死不休的时候,女警陈梓珊倩影出现,一个侧踢,直接落在了光哥的胸口。

    光哥刚冲上来,却没料到一屁股摔了回去,捂着胸口死死咬牙看着陈梓珊,怒道:“又是你这个警察!”

    光哥差点没气死,昨天好好策划的碰瓷计划就是被眼前这女警搞砸了,今天教训李双喜,这女警又出来,真是阴魂不散啊!

    光哥的手下看到身穿制服的陈梓珊,同时也都愣在了原地,纷纷胆怯的开始后退。

    他们不过就是一群小混混,不是亡命之徒,见到警察就和老鼠见到了猫是一样的。

    李双喜笑了笑,看着眼前的女警陈梓珊道:“你还真是来得及时,不然我这大好的青年就要被迫害了。”

    陈梓珊并没有理会李双喜,看着眼前的小混混,道:“你们还真是无法无天!昨天就已经放过了你们一次,没想到你们还变本加厉了。放下钢管,跟我回警局!”

    光哥在小弟的搀扶下重新站了起来,手中紧握钢管,道:“回尼玛,兄弟们,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个女警也一块给收拾了!”

    光哥多少有些恼羞成怒,他的手下听后却是大眼瞪着小眼,打警察?这可是袭警呀,要蹲牢房的。

    光哥见手纷纷愣在原地,怒骂道:“还站着干什么,上!你以为现在不动手警察就会放过我们?”

    数个手下碎步上前,气势明显怂了很多,陈梓珊看后冷哼道:“既然你们自己给自己选好了道路,那可就不怪我了!”

    陈梓珊‘哈’的一声,摆出了格斗的姿势,一个健步闪身上前,手腕抓住一个家伙,对着面部就是一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