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周围已经围满了群众,水泄不通,李双喜根本就没有脱身的机会。

    “光哥,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快递员,平常也经常路过这里,知道这里的一些规矩,可是让我赔五千,我真的没有。”李双喜面不改色道。

    光哥听后点点头:“嗯,原来是个快递小哥,还懂规矩,不错。那好,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光头就尽最大的力帮你一把。”

    光哥走向了地上倒着的老头,弯腰道:“大爷,大爷,我是光子,你看这撞你的小兄弟他是一个快递员,也没什么钱,这样吧,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少要一点?”

    老头故作姿态的一边听一边点头,捋了捋胡须道:“哎,算我倒霉,人我不追究了,这电动车必须得留下!”

    李双喜听后十分无语,摆明了是赖上自己了。

    光哥确定了之后起身,闪着精光的目光看着李双喜,拍着胸脯道:“年轻人,光哥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我和这大爷沟通过了,你把车留下当做赔偿,这事就这么了结啦。”

    李双喜可不傻,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为什么要损失了吃饭的工具。

    冷冷一笑,道:“光哥,我看我还是报警吧,我这什么都没做,你要我把吃饭的家伙交出来,这我可不答应。”

    说话间,李双喜已经从口袋之中掏出了老式的电话,准备报警。

    光哥的几个手下见状立刻围起了李双喜,一个个凶神恶煞鼓起了手臂的肌肉。

    光哥拍了拍手,对着手下挥了挥手,制止道:“小子,觉得光哥做事不对?那你就报警吧,我相信这里的围观群众应该都已经看得清楚,警察来了你同样免不了赔钱,难说还进去关几天!”

    李双喜目光扫视着周围的群众,能够看出,确实和眼前光哥说的一样,这警察来了一定会出现几个‘证人’指证自己就是肇事者。

    穷山恶水出刁民,李双喜此时算是明白了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李双喜拿着手机,犹豫了起来,自己到底是要报警还是认栽呢?

    就在这李双喜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个飒爽英姿的警花出现了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正是医院之中询问李双喜的陈梓珊,她身穿制服,一身正气的从人群之中走了进来。

    光哥等几个兄弟一看到陈梓珊身上的制服,全都吓了一跳,不过光哥脑袋一转,眼前一亮,上前道:“警花同志,你来的正好……”

    陈梓珊清楚的知道这光头男子想说什么,打断道:“老人家,起来吧,别在这里装了!”

    陈梓珊响亮的一句话让整个吵杂的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连李双喜也愣在了原地。

    倒在地上的老头听后马上闭上了嘴巴,这可是警察,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陈梓珊紧接着掏出了自己口袋中的最新智能手机,道:“刚才发生的一切我全都拍摄了下来,如果你老人家不想进警局的话,还是快点起来吧。”

    “还有你们几个,我相信你们手上可都不干净,要是我抓你们回去,至少一个星期你们都别想再出来。”陈梓珊犀利的目光看向了光哥和他的几个手下道。

    光哥一听吓了一大跳,原本好好的计划,这怎么突然冒出来了一个警察,连忙给地上的老头使了一个眼色。

    倒在地上的老头‘唰’一下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不歪不倒的直接逃离了现场。

    光哥并没有老头那么慌张,目光死死的盯着李双喜,露出了凶狠之色,随后带着手下也穿出了人群,一溜烟的消失了。

    围观的群众见状也没有什么好再看的,纷纷散去。

    整个碰瓷现场,只剩下了陈梓珊和李双喜两人。

    李双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有些尴尬,还是鼓起了勇气道:“谢谢。”

    陈梓珊扭头看了看李双喜,回道:“还是那句话,我们警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李双喜点点头,看来有个警花二十四小时盯着自己也是一件好事,这不,要不是陈梓珊,自己今晚可真是要被坑了。

    “那,那个,我能请你吃个饭吗?”李双喜道。

    陈梓珊拒绝道:“不用了,你现在还是嫌疑人,我是不会和你吃饭的,这不合规矩。”

    李双喜撇了撇嘴,反正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歪,道:“反正纵火案不是我做的,你查好了。不管怎么时候,今晚的事谢谢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如果有下次,最正确的方法还是报警,警方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陈梓珊一脸严肃道。

    李双喜听后有些无语,虽然道理是这么说没错,可是碰瓷团伙强大,相信警方要彻底的查清楚,那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自己怎么可能有时间和他们耗。

    “为什么你们警方不彻底的整治这里呢?”李双喜借此机会问道。

    这一片地域是出了名的治安差,如果警方真的有那么强大的本事和公正的能力,为什么这里还会是这个样子,李双喜真想知道原因。

    陈梓珊听后皱了皱眉头,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到了她的心坎上。

    陈梓珊调到海宁警局不久后,也和上面提过这个事,可是上面一直都找理由搪塞,完全对这龙蛇混杂的地方不管不顾,她也想要好好的整治这块领域,可无奈自己的级别不够高。

    犹豫了一会陈梓珊回道:“这,这不是我能左右的,但我相信总有一天,这里会变得一片安宁!”

    陈梓珊似乎有些气愤,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李双喜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伸长了脖子问道:“警花,刚才发生的你真的拍下了吗?”

    陈梓珊听后站定了身板,扭头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回道:“当然没有,只是眼睛看到,怎么会来得及拍下来?”

    李双喜听后哈哈一笑,真没想到这女警这么的机智。

    经历了碰瓷风波之后李双喜终于来到了唐云通安排的新住所。

    青春印象小区,总共也就只有A、B、C三栋高楼,每栋二十八层,在这整片的老建筑群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