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奥依旧一脸得意,道:“林总,你可别着急回答我,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到时候我会亲自来你的公司听你的答案,哈哈!”

    话音落下,李奥转身走出了公司,到了公司门口之处,只见他打了一个响指,身后的几个保镖将手中的鞭炮点燃。

    “噼里啪啦”一阵鞭炮炸响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十六层,李奥带着保镖离开了。

    一阵的乌烟瘴气,林芯瑶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小美赶紧道:“林总,你没事吧?”

    林芯瑶好一会才缓过来,回道:“没事,去工作吧。”

    小美看了看整个公司的员工,也只能坐下来静静的工作。

    送完快递的李双喜将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中,不知为什么,他很想帮助林芯瑶,可是他也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面对眼前公司方面的大事,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是根本没有办法的。

    林芯瑶来到了李双喜的身边,有些无奈道:“双喜,对不起,那个……”

    李双喜送个快递,无辜被李奥打击嘲讽了一番,林芯瑶对此十分的过意不去。

    李双喜明白林芯瑶现在的心情,微笑着回道:“林总,阳光总在风雨后,虽然我帮不上你任何的忙,但是希望你的公司一切能够顺利,我先走了。”

    李双喜离开了天龙大厦,心中明显有些不舒服,不过还是自我安慰道:“算了,这事不是我这样的小屌丝能够插手的,还是安分守己的先炼丹赚钱吧。”

    骑上了自己的电动车,李双喜又穿梭在了城市的街道之中。

    一直忙到了晚上七点,李双喜才将积压的货物全都送完。

    看着手中那一把青春印象小区的钥匙,李双喜也没有多想,骑着自己的小毛炉前往了新的住所。

    海宁最大的老建筑群,这里全都是七八十年代的建筑,每栋楼都是标准的六层高,共有一百来栋,占据了海宁城中的大半。

    李双喜骑着电动车缓慢的行驶着,现在这里居住的人群中最多的是老人和外来的打工务工者,有本事的人几乎都已经搬离了这里住到了高档小区。

    并不是那么拥挤的街道李双喜却是行驶的很慢,原因只有一个,居住在这里的老人大多数可都会碰瓷。

    李双喜有一次可是亲眼见识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路不小心碰到了老人肩膀一下,老人夸张的直接坐在地上不起,开口就要一千块的赔偿,在周围群众聚集围堵之后,小伙最终也只能认栽。

    这里的碰瓷老人可以说是出了名的,全海宁都知道。

    李双喜可不想做这样的冤大头,只能放慢速度前进。而且在这整片的老建筑群中,龙蛇混杂,不仅仅有碰瓷的老人,还有不少的吸白面的、混迹社会的家伙,总之一句话,这里是整个海宁治安最差的地域。

    说什么来什么,李双喜电动车的行驶速度都已经降到了每小时十公里,不远处一个看上去六十岁多岁的老头,歪歪倒倒的走在了道路的正中间。

    李双喜连忙按了按喇叭,见那老头好像根本没听见,于是人工开路道:“车来,车来,麻烦让一下。”

    迎面而来的老头定睛看了一眼李双喜,让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老头跟着电动车行驶的方向正面跑了过来。

    “我靠!不是吧!”李双喜看出老头的意图之后,一个刹车立马停在了原地。

    此时老头距离李双喜的电动车还有一米多的距离,可就是这一米多的距离,老头一下扑在了地上,哀嚎道:“撞人啦!救命啊!”

    李双喜真是没想到自己这才刚下班就遇到这么无厘头的碰瓷,要不是自己的手机是一个直板的没有摄像功能,真应该拿出来记录下这一刻。

    老头的摔倒立即引来了周围群众的围观,很快,那一双双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李双喜。

    李双喜并没有下车,而是按了按喇叭,道:“有没有搞错,你这碰瓷也太假了吧,隔着一米多就往我车上贴,也太倚老卖老了吧?”

    地上的老头丝毫不理李双喜,抱着大腿道:“撞人啦!骨头都断了!”

    不等李双喜开口,人群之中几个身穿黑色背心,混混模样的家伙走了出来,领头是一个光头脑袋、脸上一道刀疤、手臂满是纹身的男子。

    “喂喂喂,撞了人还无动于宗?下车!”光头男子历声道。

    李双喜见情况不对,自己好像是惹上了专业的碰瓷户了,一边下车一边开始想起了应对办法。

    光头男子面部好像天生就带着凶狠之色,见李双喜乖乖下了车,嚣张道:“我是混这一片的,道上的兄弟都给我面子叫我光哥,既然你在我的地盘上出了事,那我就得出来管管。”

    “你看,这老人是你撞的没错吧。”叫光哥的男子根本不给李双喜回答的时间,继续义正言辞道:“这样,为了不影响这里的交通,大家的正常生活,你流点血,你们把这件事给私了了。”

    “年轻人,别说光哥坑你不帮你呀,要流多少血,地上的老人家自己决定,和我无关。”

    李双喜听后笑了笑,眼前这叫光哥的家伙还真当自己是一个傻瓜呀,明面上是在主持公道的,其实不就是一伙的么。

    不过让李双喜最无语的是,围观的群众竟然没有一个帮助自己,全都赞同光哥的言论。

    “没错没错,小伙子,私了是最好的办法了,要是去了医院,那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

    “小伙子你也真是不小心,这么宽的路你竟然撞到人,哎!”

    倒在地上的老头想都没想,直接伸出了一个巴掌,道:“五千,算我便宜你小子了。”

    李双喜看了看光哥,道:“光哥,是这个老头隔着一米多远扑倒在我的电动车前,我根本就没有撞人,为什么要赔钱?”

    原本带着淡淡笑容的光哥和他的几个手下听了李双喜的话之后全都脸色一变,光哥摸了摸自己那光秃秃的脑袋,语气凶狠了起来,道:“年轻人,你这很不上道啊!光哥一心想要帮你,你却不领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