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二狗听后一脸的尴尬之色,不过很快想起了李双喜用自己的尿将自己浇醒的事。

    “双喜哥,你的那泡尿可真是够骚的,现在我想想都还觉得恶心。”

    朱二狗丝毫没有责怪李双喜的意思,脑海之中的记忆也涌现了出来,只记得最后是李双喜拖着他逃了出来。

    李双喜听后哈哈一笑,道:“二狗,要不是我那一泡尿,你现在只能跪着和阎王说话了。”

    唐云通看着还能如此调侃的两人,放心道:“你们两个没事就好,这两天我给你们重新找房子,可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在发生了。”

    唐云通的话音刚刚落下,刘翠兰就带着主治医生一脸笑容的走进了病房。

    主治医生仔细的查看着朱二狗和李双喜的病情,刘翠兰在一旁很是着急的问道:“医生,他们两个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可以出院离开了?”

    唐云通听后皱眉道:“你这说什么话呢,双喜和二狗才刚刚苏醒过来,这怎么能出院呢。”

    刘翠兰没好气的指着唐云通,恶狠狠道:“你懂个屁,这住医院一天需要多少钱你不知道呀?这两人都已经住了一天一夜了,在这样住下去,老娘非破产不可!”

    李双喜和朱二狗两人对视了一眼,醒来之后一切果然都没有变,老板娘还是那个老板娘。

    主治医生听了刘翠兰一通尖酸刻薄的话语,似乎也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系,道:“两位病患刚刚苏醒,身体还有些不稳定,需要在留院观察几天,你们谁先去把这两天的医药费交了。”

    刘翠兰听到留院观察几天和医药费之后,整个人脸都绿了大半,气冲冲的拿着包离开了病房。

    李双喜看了看吃瘪的刘翠兰,对着主治医生笑道:“多谢医生。”

    过了十多分钟,刘翠兰喘着粗气回到了病房之中,将一张缴费的收据直接扔到了唐云通的怀中,没好脸色道:“这医院果然够宰人的,这才折腾了一两天,三万块就没有了!”

    刘翠兰说完之后目光如刀锋一般的看向了李双喜和朱二狗,道:“不行,明天你们必须出院,我快递站可没有那么多的钱给你们两人烧。”

    李双喜和朱二狗两人也没有说话,三万块,确实是烧钱。原本李双喜打算在这里好好的休息几天气气刘翠兰,可一想到这钱最终也是唐叔出,还是有些不忍心。

    唐云通看了看缴费单,起身道:“你这娘们说的什么话,这次他们两人没有什么大碍就已经不错了,这点钱算什么。”

    刘翠兰这才刚刚花了三万块钱,心痛不已,听了唐云通的话气不打一处来,双手插眼就要在病房之中争吵起来,李双喜见状赶紧制止道:“唐叔,既然我们已经没事了,还是明天就出院吧,我们也没有在这里躺着休息的命,还得赚钱生活不是吗。”

    双手叉腰正要开骂的刘翠兰听了李双喜的话之后,冷哼一声,道:“没错双喜,还是你读过书,明白事理。不是我不想你们住在这里休息,你们不仅要赚钱,快递站也需要人手呀,你们是不知道,这两天,那货物都堆积如山了。”

    “放心吧,老板娘,我和二狗明天就能正常开工了。”李双喜道。

    既然李双喜都这么说了,唐云通知道自己也劝说不了什么,竖起大拇指道:“好样的,我这就给你们找新的住所去。”

    唐云通拉着刘翠兰离开了病房,一切终于安静了下来。

    许久之后,情绪波动的李双喜这才冷静了下来,回想着刚才警花陈梓珊说过的话,越发的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蓄意放火?药材是主要燃烧物?李双喜的脑海之中不断的将一切联系起来。

    由于身体之中有了灵气成为修炼者,李双喜脑海之中很快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便是那晚敲门的中年男子。

    “是他?可这人我确定不认识呀?难道是我得罪了什么人?”李双喜在心中暗道。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李双喜想到了天龙大厦前那个追求林芯瑶的李奥,一定是他,除了他李双喜没有得罪过其余任何一个人。

    李双喜躺在病床上长叹了一口气,道:“真是没有想到呀,这个挡箭牌做的差点连小命都没有了。”

    朱二狗听到之后抓了抓脑袋,道:“双喜哥,怎么了?”

    “没事。”李双喜可不想把这么悲剧的事再说一遍,只好道:“希望我们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

    海宁某高档别墅中,中年男子一脸笑容对着眼前的李奥恭敬道:“李少,事情已经彻底的办妥了,那小子的房屋被烧毁,我还伪造了案发的现场,将警方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那小子身上。”

    李奥抽着雪茄,点点头,可随即反手一巴掌落在了中年男子的脸上。

    “李,李少,你打我干什么呀?”中年男子自认为事情已经处理得很完美,一脸懵逼的看向了眼前的李奥。

    李奥满嘴的烟云吐在了中年男子的脸上,道:“我的目的是要慢慢的折磨死那个小子,你倒好,现在这么一来,警方二十四小时都会盯着他,我们还有下手的空间吗?真是白痴!”

    “李少,我这不也是为了掩盖住纵火的嫌疑吗?”中年男子辩解道。

    李奥挥了挥手,身后数个保镖迈步上前,就和提小鸡一样,将中年男子整个身体提了起来。

    “在我的面前,你还没有顶嘴的份!”李奥说完后转身抽着雪茄离开,后面传来了一阵中年男子的惨叫之声。

    经过了一夜的休息,李双喜和朱二狗两人第二天一大早就准备出院上班。

    李双喜刚走出了病房便想到了那个美女护士戴倩,于是来到了询问台,左顾右盼却没有见到戴倩的踪影。

    自从苏醒分别之后,李双喜都没有见到那美女护士。

    朱二狗看着李双喜好像是在找人,好奇的问道:“双喜哥,你在找谁?”

    “一个美女护士,你小子可真是没有福气,一直昏迷,都没有见到。”李双喜淡淡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