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情绪激动的反问道:“你们怀疑这失火是我制造的?”

    陈梓珊同样站立起身,双眼直视着李双喜,道:“我们警方已经通过了技术手段发现,这并不是一场意外的火灾,而是有人蓄意放火!所以,李双喜,请你完全配合我的工作!”

    蓄意放火?配合工作?李双喜听后完全摸不着头脑了,这自己还成了犯罪嫌疑人不成?

    “李双喜,请你配合我的工作,事发当天你在什么地方?”陈梓珊见李双喜目光有些呆滞,再次开口询问道。

    “我在送快递,等我下班准备回到宿舍的时候,浓烟已经弥漫四起,我是无辜的!”李双喜为自己洗脱道。

    自己可是冒死救了朱二狗,怎么现在还成了警察的怀疑对象?朱二狗?对,朱二狗!

    李双喜扭头看向了那依旧在沉睡着的朱二狗,道:“朱二狗是我的工友,事发的时候是我冲入火场将他给救出来的。”

    陈梓珊的目光也看向了病床上还在昏迷着的朱二狗,随即质问道:“李双喜,你怎么知道他在火场之中的宿舍内?”

    “我并不知道朱二狗在火场之中,只是我冲进去之后听到了他的呼噜声。”李双喜道。

    陈梓珊似乎从李双喜的话语之中已经听出了端倪,再次问道:“你的房屋有贵重物品吗?”

    “你怎么思维有些跳跃性呢?突然转移了问题?”李双喜不解道。

    “请你先配合我的工作,结束之后我会告诉你的。”陈梓珊坚持道。

    “没有。”

    “那按照你的说法,为什么你看到了出租屋燃烧起了火焰,自己的房屋之中又没有贵重物品还不顾一切的冲入到火场?难道你先知朱二狗在火场之中?”

    “因,因为我是为了回去拿我的一个丹炉。”李双喜如实道。

    “什么样的丹炉?那个丹炉现在在什么地方?丹炉比你的性命还重要吗?”陈梓珊一连三问道。

    李双喜听后犹豫了起来,要是自己现在凭空从手掌之中拿出了紫萱炉,那还不得把这警花给吓死,不行,暂时还不能拿出来。

    于是回道:“犹豫房屋被熊熊的火焰包围,所以我没能救出丹炉,然后我听到了隔壁朱二狗的呼噜声,误打误撞的将他救了出来,我相信当时有很多的群众都看到了我冲出火海的一幕。”

    陈梓珊听后冷冷一笑,道:“这万一只是你为了迷惑众人制造的假象呢?好了,还是先说丹炉吧。”

    李双喜听后愤怒了起来,眼前这个警花竟然侮辱自己,自己冒死救出了朱二狗也就不说了,没想到她竟然还能颠倒黑白,怀疑自己是犯罪嫌疑人。

    “丹炉已经毁了,什么都不存在了,那是我在古玩市场,用自己母亲的玉镯和老板换来的,价值二十万,如果你不信,可以去找古玩市场多宝阁的老板林安山询问。”

    “还有,朱二狗醒来会把我救他的事也告诉你,如果你觉得我是犯罪分子的话,那就请你拿出足够的证据来逮捕我,否则的话,请别再来侮辱我!”

    李双喜甩出一通话之后倒头大睡,也懒得去管眼前这警花。

    “我们警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陈梓珊收起了笔记本,踩着高跟鞋离开了病房。

    呸!真是醉了,我这样英勇救人的行为不给我发一个勋章也就算了,现在还成了犯罪嫌疑人,真是无语,李双喜在被窝之中闭目怒道。

    病房又传来了一阵的声响,听着那高跟鞋的声音再次返回,李双喜掀开被子骂道:“不是说了吗?找到了足够的证据再来……”

    说到一半,李双喜话停在了口中,因为这次进入病房的不是别人,而是快递站的老板夫妇,唐云通和妻子刘翠兰。

    唐云通一脸焦急的来到李双喜的床边,拉着李双喜的双手关切的问道:“双喜,没事吧?你这可都睡了一天一夜,吓坏我们了。”

    李双喜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

    面对唐云通的关心,李双喜笑了笑,道:“没事,明天我就可以上班了。”

    “不行,你这可得多休息几天,放心,工资我会照常发给你。”唐云通连连摆手道。

    李双喜听后目光看向了唐云通身边的刘翠兰,他相信,唐云通说得出自然就做得到,但他的老婆可未必会这样的仁慈。

    不过,刘翠兰一脸反常,笑道:“对对对,双喜,好好的休息几天,工钱照发。”

    “嗯?老板娘,你这变得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看着如此反常的刘翠兰,李双喜一脸狐疑之色道。

    “哈哈,你这次不仅仅是自己没事,还救了朱二狗,这已经是我们两口子最小的损失了,放你几天假也是很合理的嘛。”刘翠兰一边笑一边拿起了床头的水果,亲手削了起来。

    李双喜这才恍然大悟过来,要是自己和朱二狗都在火场之中丧身,快递站肯定就逃脱不了责任,到时候说不定要把唐云通夫妻两人的钱给赔光了。

    想到了这里,李双喜就明白了刘翠兰为什么会有这样反常的举动。

    “哎,世态炎凉,还是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福利吧。”李双喜接过了刘翠兰削的苹果,心中暗道。

    刚咬下去了一嘴,朱二狗苏醒了过来,睁开眼睛道:“双喜哥,老板,你们怎么全都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刘翠兰吓了一跳,转身看到朱二狗也苏醒了过来,兴奋得直接跳起来,道:“二狗,你终于醒了,真是苍天有眼啊,我和唐云通的快递站总算是平安了!”

    刘翠兰激动得说出了大实话,唐云通听后咳嗽了一声,脸色不悦道:“你这疯婆娘在这胡说八道些什么,双喜和二狗没事才是真的。”

    刘翠兰哼了一声,激动的跑了出去,叫主治医生去了。

    “二狗,我可真是佩服你,在大火之中都能睡得这么死,你这一觉,差点都睡到了阎王殿里去了!”李双喜看着苏醒过来的朱二狗,没好气的笑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