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双喜终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点滴水、呼吸罩、白色的被子,不用说李双喜也知道自己身在什么地方。

    海宁第一人民医院内,病房中的窗帘紧闭着,房间内的各种仪器正发着嘀嘀嘀的声音,醒来之后的李双喜扭头看了看身边,发现朱二狗也睡在了隔壁的病床上,看样子还没有苏醒。

    “这个小子,真是服了,到了哪里都是睡。”李双喜将自己的呼吸罩给摘下,无奈道。

    自从成为了一个修炼者,李双喜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和常人的不太一样,虽然自己现在身在医院的病床上,可是丝毫都没有感觉到一点异样。

    李双喜开始努力的回忆着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火焰、光芒、紫萱炉等一桩桩事件慢慢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李双喜双眼看着自己的手掌,随后心神一动,进入到了奇异空间之中。

    果然,紫萱炉出现在了奇异空间之中,看来和李双喜想的没错,那道光芒正是将紫萱炉从火焰之中传送了出来。

    看到紫萱炉没有大碍,李双喜这才放心的从奇异空间之中出来。

    “你怎么自己将呼吸罩给揭开了!”

    一个悦耳的声音传入到了李双喜的耳中,紧接着从病房外快步走进了一个身穿白色护士服的女生。

    李双喜的眼球瞬间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住,高挺的鼻梁,粉嫩如樱花的嘴唇,因紧张微微皱起的眉头,那一颦一簇,摄人心魄。

    “这呼吸罩是不能揭开的,现在你才苏醒,没有充足的氧气是会死亡的,知道吗?”进来的护士女生将呼吸罩重新给李双喜戴上,提醒道。

    那温柔的声音让李双喜听得骨头都酥软了起来,好一会才回过神,紧盯着美女护士道:“可,可是我已经好了。”

    美女护士听后目光看向了李双喜,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后,道:“好不好不是你说了算的,你躺好,我给你检查一下。”

    李双喜一动不动,巴不得眼前这女神级别的护士给自己来一个全身性的体检。

    美女护士从旁边的仪器上拿了听诊器,解开了李双喜病号服的两颗纽扣,将听诊器放了上去,俯身静静的听了起来。

    幸福来得总是那么的突然,李双喜看着这个美女居然想起了周思敏,心跳频率直线上升。

    “扑通扑通!这怎么看都很像,这么漂亮,小小年纪,前途无量呀!”

    李双喜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加速,甚至鼻息之间都开始火热起来,血液随时都有可能流淌出来。

    为了防止尴尬的场面发生,李双喜将目光转移到了眼前护士的胸牌之上。

    “戴倩?嗯,这名字容易记。”李双喜一边看着胸牌,一边在心中暗道。

    很快,戴倩起身,看着李双喜道:“心跳频率这么高,血压也不稳定,这还敢说自己已经好了?”

    李双喜听后满头的黑线,这可不关自己的事,要是大伙眼前出现一个这样的极品护士,相信大伙都会把持不住的。

    “戴倩妹妹,我这真的没事了,你怎么就不相信呢?”李双喜无语的回道。

    戴倩一听李双喜这样叫她,脸色一红,有些气愤道:“谁是你妹妹,别乱叫,你确定你没有什么事吗?”

    李双喜点点头,戴倩撇撇嘴,之后道:“好吧,那我就让守在门口的警察进来了。”

    “警察!?”李双喜听后一愣,这是哪门子的事。

    还不等李双喜开口,戴倩便出了病床,啪塌一声病房内安静了下来。

    李双喜躺在病床上,回想着自己的遭遇,好像没有一件事招惹到警察呀?

    正在回想期间,病房的门再次从外面被推了开来,一个身穿制服的女警英姿飒爽的走了进来。

    “还是个美女?真是福气呀,这才苏醒就轮番上演制服的诱惑?”李双喜看到一个女警花独自走了进来,满脸都是惊喜。

    女警察身高应该有一米七,加上脚上踩着的三五厘米的高跟鞋,更是显得出类拔萃。不仅如此,颜值更是美出了天际,鹅蛋脸,大眼睛,白皙的肌肤,如果脱下了制服,完全可以做一个模特。

    李双喜此刻真是为在一旁沉睡昏迷的朱二狗感到悲哀,这小子平日里总是爱看美女,说美女就是靓丽的风景,能够在陶冶他的情操同时养养眼。

    可无奈这护士和警花都错过了,真是悲哀到了极点。

    “你好,我是海宁警署的陈梓珊,现在有些情况需要和你核实一下,你的身体现在能够接受吗?”女警花陈梓珊看着李双喜义正言辞道。

    “能,可以,时刻准备着。”李双喜笑了笑,回道。

    陈梓珊听后瞪了眼李双喜,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拿出了一个笔记本,开始了询问。

    “李双喜,快递站的员工,着火的是你们快递站的员工宿舍,对吗?”陈梓珊询问道。

    李双喜点了点头,确认了信息。

    “在你的房屋之中,是不是存放着一些药材?”

    李双喜这才想起来,对呀,自己那些没有炼制完成的药材,这一场火下来,应该全都烧毁了,那可是好几千块钱呢!

    “是。”

    “为什么会放那么多的药材在房屋之中?”陈梓珊追问道。

    “嗯?”李双喜狐疑的看了眼前的陈梓珊一眼,回道:“我略懂一些医术,平日里喜欢自己自制一些中药。”

    再确定了药材确实是李双喜放置在房屋中之后,陈梓珊转了转手中的笔,道:“经过了我们技术手段的侦破和火场现场的勘察,发现那些药材就是起火的主要原因。事发当天,你在什么地方?”

    “什么!”李双喜听后一下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眼前这女人什么意思,难道怀疑这火是自己放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