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面对追求者李奥那无耻的条件,林芯瑶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只是没有想到,一切报复会来的那么的快。

    看着渐渐落下的夕阳,林芯瑶一脸颓丧之色,但当扭头看到了公司正在辛劳工作的员工之时,林芯瑶心中的斗志也随之被点燃。

    “要是我都一蹶不振,那她们以后可怎么办?我一定要想出办法!”林芯瑶自我鼓励道。

    ……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李双喜回到快递站将手中的单子交接了一下,拖着疲倦的身体准备回到出租屋之中。

    可刚迈出了出租屋,不远处一股滚滚的浓烟就映入了李双喜的眼中,紧接而来的就是刺耳的尖叫、惊呼声。

    “不好了,着火了!”

    “快跑啊!”

    “我的天啊,这怎么眨眼之间就着了那么大的火!”

    李双喜顺着那滚滚浓烟之处看去,发现竟然是自己所住的出租屋方向,心中一个咯噔,向着自己的出租房跑了过去。

    “不会那么倒霉吧。”李双喜一边奔跑一边在心中暗道。

    很快,李双喜来到了着火之处,定睛一看,还真是自己所住的出租屋着火了。

    不仅仅自己的房间,在火势迅速的蔓延之下,快递站所有给员工提供住所的宿舍联排的燃烧着熊熊火焰。

    在火场的周围,附近的居民全都纷纷撤到了安全的位置,指着火场议论了起来,当然其中不少人都在打着电话呼叫火警。

    李双喜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炼丹用的紫萱炉都还在房屋之中,那可是他赚钱的工具,怎么能够就这么轻易没了。

    想到了这里,李双喜一抹额头上的汗水,牙齿一咬,奋不顾身的冲向了自己的房屋。

    “啊!那小兄弟是疯了吗?这么大的火他居然冲了进去!”

    “快快快,看来是要出人命了,快打电话!”

    “所有的电话都已经打了,他们都在路上呢!”

    周围的群众看到李双喜冲进了火场之中,更加的担忧了起来。

    李双喜将自己的上衣脱下,那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正好用来捂住口鼻,一股脑的已经来到了自己所住的房屋门前。

    木质的门已经只剩下了一个门框,而放在房间内地上的紫萱炉此时正在饱受着高温的烘烤。

    李双喜平日所居住的房屋内,所有的东西早已被点燃,火焰正在肆意吞噬着一切。

    李双喜正打算冲入房屋之中将紫萱炉抢救出来,可就在这时候,木质的门框轰的一下打了下去,整个房屋随时都有彻底毁灭的可能。

    “可恶,那可是我拿母亲的玉镯换来的!”李双喜死死咬牙,恨不得自己长一双翅膀,飞进飞出。

    一阵呼噜声忽然传到了李双喜的耳中。

    “嗯?这是?”李双喜敏锐的听出,在自己出租屋的隔壁房间,一阵熟睡的呼噜之声发了出来。

    “不好!”

    李双喜大惊,这一定是他那快递站的工友二狗发出来的。

    朱二狗,是李双喜在快递站之中的哥们,这小子年纪没有李双喜大,好像听说是高中读完之后就到快递站来工作了,平日里和李双喜的关系十分的铁,不过这人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睡觉打起呼噜来雷都打不动。

    李双喜看了看自己房屋之中地上的紫萱炉,又看了看旁边门窗紧闭的屋子,最终还是决定先救人要紧。

    李双喜一脚将朱二狗所在的房间木门踹开,果不其然,那小子睡在简陋的床上,还在打着呼噜。

    “二狗!你他娘的可真是牛逼,这火烧眉毛了都还能睡得着!”李双喜怒骂道。

    朱二狗全然没有听到李双喜的声音,似乎还在做着梦,喃喃自语道:“好,好热,这火焰山还真是名不虚传。”

    李双喜想都没想直接冲了进去,一巴掌落在了朱二狗的脸上,呼喊道:“二狗!二狗!”

    可让李双喜完全没想到的是,这小子呼声犹如打雷,自己的一巴掌落下去根本没有一点作用。

    李双喜左顾右盼,房屋之中的东西都已经烧着了,情急之下以一解裤带,道:“二狗,可别怪兄弟我,我可都是为了救你的命!”

    李双喜没有多想,对着朱二狗的面部,一泡尿直接尿了出去。

    “滋滋!”

    “怎么下雨了,火焰山下雨了!”

    朱二狗一声惊呼,从梦中惊醒了过来,当看到眼前李双喜的水枪口的时候,他整个人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

    “双喜哥!”朱二狗正要发飙,可看到眼前的一片火焰之后,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支支吾吾道:“这,这……”

    李双喜可没时间继续和这小子废话,再不出去的话,两个人可真就是交代在这里了。

    “走!”李双喜拉着朱二狗一个健步迈出,冲出了房间。

    朱二狗虽然已经惊醒,可出来之后更是吓了一个半死,这周围全都是熊熊烈焰,刚想要开口,一股浓烟吸入进了肺中,狂咳不止。

    李双喜看了看自己的房屋,已经彻底的被火焰包裹,那紫萱炉的踪影都看不见了。

    “哎!”李双喜一声叹息,拉着朱二狗准备逃离。

    突然,一道光芒从房屋之中照射了出来,落在了李双喜的手掌上。

    还不等李双喜有过多的反应,光芒之中紫萱炉快速飞了出来,最终消失在了李双喜的手掌之中。

    李双喜盯着那一道光芒,正好和自己手中的红色圆形印记相互连接着,似乎是一条传送带。

    紫萱炉消失在了李双喜的手掌中,那光芒也随之消失。

    惊讶不已的李双喜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拖着朱二狗逃向了外面。

    滚滚浓烟之中,吓得半死的朱二狗被浓烟呛到之后已经晕了过去,还好朱二狗身材瘦弱,李双喜一路拖着他,最终从火场之中走了出来。

    刚迈出火场,李双喜看到了快递站的老板唐云通和他的老婆刘翠兰两人的身影,紧接着就是一群身穿制服的人从各式各样的车上奔跑下来,随后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双喜!”

    “大家快看,那小兄弟出来了!”

    “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周围吵杂的声音一股脑的灌入了他的耳中,李双喜听到之后耳中传来了一阵嗡名声,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