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看着那厚厚的一沓钞票,马上推手拒绝道:“张哥,这这这太多了,培元丹很便宜的,不用这么多,几百块钱就够了。”

    张达康手中的钞票,少说也得有五六千块钱,李双喜怎么可能会收下。

    张达康却是脸色一变,故作生气道:“双喜兄弟,我可告诉你,今天你要是看得起张哥,就把这些钱收下。”

    “不,张哥,你是大老板,我怎么会看不起……”

    李双喜极力辩解着,张达康挥手打断道:“双喜兄弟,我这些钱也不是白给你的,你这培元丹效果那么好,张哥我肯定需要很多,你现在不是没有了吗?这些钱你先收下,就当是张哥预订了你下一批的丹药,等你炼制出来之后,送来给我就可以了。”

    听张达康这么一说,李双喜自然也不好意思拒绝了,毕竟这是张达康预订的下一批培元丹的钱,而且现在他差的正是那买药材的资金。

    张达康将几千块钱塞到了李双喜的手中,李双喜连忙道:“张哥,你对我有恩情,这培元丹下一批我就按照成本价给你,你要是不同意的话,这钱我可真的没有办法收下。”

    “成本价?那可不行,双喜兄弟你要是没有利润的话我心中可过意不去呀,你说我这十多年的谢顶你治好了,我……”

    张达康不答应道。

    “那张哥,这些钱你还是收回去吧。”李双喜语气坚决道。

    张达康知道李双喜的脾气,见他这么的坚定,只好道:“行行行,双喜兄弟,你这朋友我张达康交定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和我打一声招呼,我张达康一定尽全力帮助于你。”

    李双喜笑了笑,将张达康所给的几千块钱小心翼翼的收在了包中,道:“谢谢张哥,那我先去送快递了。”

    “恩。”

    李双喜高兴的骑着电动车告别了张达康,有了这几千块钱的启动资金,李双喜解决了燃眉之急,就算下一批给张达康的培元丹分文不赚也没有关系,只要自己先有了这炼制的技术,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钱赚。

    李双喜很快骑着电动车来到了天龙大厦,不过今天的快递并没有林芯瑶的。

    来到了十六层之后,前台小美一看到李双喜便笑道:“小帅哥,你可算来了,我可等你好半天了。”

    听了小美的声音之后,李双喜鸡皮疙瘩都起了厚厚一层,将手中的包裹递给了小美道:“麻烦你签下字。”

    “急什么吗?难道小帅哥你不知道,我这买东西不过是一个幌子,目的其实就是想看到你吗?”小美眨巴着大眼睛,双眼放电道。

    李双喜一脸无语,这样虚伪的话她可才不会当真。

    “咦?今天没有林总的包裹了吗?”小美看着李双喜空荡的双手疑惑问道。

    李双喜自然明白小美说的包裹是指那神秘变态连续七天每天换着不一样的颜色寄来的内衣,摇了摇头道:“嗯,没有。”

    正当小美疑惑着签字时,林芯瑶走了过来,她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西装,脚踩着高跟鞋,气度不凡,美艳动人,看得李双喜想入非非。

    林芯瑶看到了李双喜,主要过来就是想要看看李双喜有没有最新的情况。

    “双喜,今天没有我的包裹了吗?”林芯瑶柔声问道。

    那温柔的声音,顿时让李双喜听后整个人都软绵绵了起来,晃了晃脑袋回过神道:“林总,今天没有。”

    李双喜此时也是觉得有些奇怪,按照前几天的惯例,这应该每天都有林芯瑶包裹的,今天却是没有,难道说今天时间早,还没有寄到?

    小美听后笑嘻嘻道:“林总,是不是爱上你的野马脱缰跑了?”

    林芯瑶转身正要怒斥小美,突然窗外传来了一阵直升机的轰鸣之声,随后坐在窗边的女同事传来了一阵尖叫声。

    “嗯?怎么回事?”林芯瑶快步走到了办公区,开口问道。

    “林,林总,你看!”

    一个女同事手指向了盘旋在天龙大厦十六层窗外的直升机。

    李双喜、林芯瑶、小美顺着那声源之处看去,一架直升机盘旋在空中,尾翼处拉出了两条横幅。

    “林芯瑶,我送你的七彩内衣喜欢吗?”

    当林芯瑶看到几个大字的横幅之后,整个人差点炸了,气愤得直跺脚道:“到底是谁?”

    一直多话的小美这个时候也闭上了嘴巴,真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疯子。

    直升机依旧盘旋在十六层的窗外,不肯离去,林芯瑶看着窗外,此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好,这飞机要是一直不走,以后自己在公司的颜面可真是被抹黑了。

    李双喜看着林芯瑶整个公司的员工,都已经开始低声议论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直升机上一个男子打开了舱门,背着降落伞站在了边缘处。

    小美戳了戳林芯瑶,惊讶道:“林总,你看。”

    林芯瑶透过全景的落地玻璃看去,直升机上的那个男子自己好像并不认识。

    接下来的一秒,整个公司之中又是一阵尖叫声传了出来,直升机上的男子似乎看到了林芯瑶的身影,送出一个飞吻之后,整个人跳了下去。

    无数的脑袋贴着玻璃看向了楼下,只见一个巨大的降落伞打了开来。

    “可恶!”林芯瑶粉拳紧握,这家伙到底是谁,她一定要亲自查清楚。

    林芯瑶踩着高跟鞋走向了电梯间,下楼将事情解决。

    小美和李双喜两人对视一眼之后跟了上去,整个公司炸开了锅,纷纷大声了起来,有些胆子大的甚至准备搭乘下一班电梯下到楼下看一看后续。

    电梯之中的气氛十分的凝重,李双喜轻咳了,还是开口道:“林总,刚才那人就是寄送快递的人。”

    李双喜在十六层的窗边已经看得十分清楚,那站在直升机舱门边给林芯瑶送飞吻的男子,正是那个到快递站寄快递的男子,苍白的脸色和诡异的笑容都是一模一样。

    林芯瑶此时正在气头之上,直接回了一句:“废话,这还用你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