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快步走到了林安山面前,问道:“三爷,你这里是不是收古玩。”

    “当然,小哥你有货的话,不管来历,我招收不误,而且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林安山笑道。

    只见李双喜伸手进了怀中,拿出了一只翡翠手镯来,这是临走之前,母亲交给自己的玉镯。

    现在李双喜只想碰碰运气,看看这手镯值不值钱,能不能换取那紫萱炉。

    看到他手中的翡翠手镯之后,林安山眼中冒着精光,激动的差点把手中的紫砂壶都给扔了。

    “小哥,你把这手镯放在柜上,我仔细看看。”林安山向前几步,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李双喜把手镯放在柜台上,林安山接过之后,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极品啊,极品!”林安山的手不停的在这手镯之上摩擦着,自言自语道:“翡翠是极品帝王绿,年代起码也是清朝之前,价值不菲啊。”

    他虽然还没有看出翡翠的年代,倒就这翡翠的品质,就足以代表着它的价值,帝王绿,翡翠之中的帝王。

    看到林安山那爱不释手的表情,李双喜眉头一皱,问道:“三爷,这手镯够不够换那紫萱炉。”

    “够了够了,换十个都绰绰有余,小哥,我们坐下谈。”

    说着,林安山把李双喜邀请到了一旁,给他倒了杯茶,说道:“小哥,这翡翠的年代我还没有判断出来,但就这翡翠的品质,就值一百万,再加上还是古物,几百万都是可能的,不知道你的心里价位是多少。”

    “我就要换那紫萱炉。”李双喜指着伙计怀中抱着的紫萱炉道。

    林安山愣住了,这翡翠手镯,换十个紫萱炉都绰绰有余,他居然只换一个,难不成今天自己走大运了,遇到个傻子。

    “愣着干什么,还不把紫萱炉拿给小哥。”林安山看着发呆的伙计,不悦道。

    这小子,好歹也跟着自己几年了,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哦,三爷。”伙计赶紧走了过来,把紫萱炉放在了李双喜面前。

    “小哥,你确定只要这一个,刚才我可是和你说过了,古玩这一行,向来是钱货两清,不认后账的,你现在只要紫萱炉,那其他的钱我也是不会给你的。”林安山道。

    如果李双喜只用翡翠手镯换着紫萱炉,林安山会怀疑这是假的,不过刚才他已经仔细的鉴定过了,的确是帝王玉,所以他多说一句,提醒一下李双喜,同时也是想知道他肚子里卖的什么药。

    “我只要紫萱炉,刚才你说的,它值二十万,是不是?”李双喜指着紫萱炉道。

    林安山满脸疑惑的点点头,道:“恩,二十万,你现在要是给我二十万,它就是你的了。”

    “三爷,这样你看行不行,我用玉镯和你交换紫萱炉,多的钱我也不要,但是以后我拿二十万来,你必须把这翡翠玉镯还给我。”

    李双喜和林安山解释了一下,自己只换这紫萱炉的原因,如果收了他的几百万,岂不是代表着自己的玉镯就要卖给他了,这可是母亲的念想,他不能这么就卖了,所以要在有钱之后在买回来。

    林安山拿着紫砂壶,喝了一口茶,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淡淡说道:“小哥,你这是把我这里当当铺了,这不合规矩。”

    “所以才找三爷你商量,如果你同意,我们签个协议,紫萱炉我带走,如果不同意,那么玉镯我就拿走了。”李双喜道。

    “可要是你几十年都拿不回来,老夫我都入土了。”

    “那这样,一年之内,你看行不行。”李双喜道。

    他看着林安山,也就六十左右,不可能连一年都活不过去吧。

    林安山眼睛紧紧的盯着玉镯,似乎有些不舍,随后一拍大腿道:“行,就这么定了,今天老夫就破一回例,到时候你拿钱来,我就还给你。”

    随后,李双喜和林安山签订了一份协议,到时候,他只要拿回二十万来,那么翡翠玉镯就还给李双喜。

    林安山也是在赌,最为古玩这一行中人,和这赌字是分不开的。

    他赌的就是,李双喜拿回这紫萱炉之后,拿不出那二十万来,这样这个玉镯就是自己的了。

    “小哥,不知道怎么称呼。”签完协议之后,林安山并没有让李双喜离开,而是和他聊起了天来。

    “李双喜。”

    “李兄弟,你买这紫萱炉是有什么用吗?”

    “赚钱!”

    李双喜现在可是想着赶紧离开,回去炼药修炼,然后拿去给张达康。

    这样的大老板,要是治好了他的病,肯定能够帮助自己的,毕竟张达康光光去医院看病都花了上百万。

    “李兄弟好魄力,那就这样说定了,记住我们的协议。”林安山道。

    李双喜点点头,随后抱着这紫萱炉走出了多宝阁。

    随后,林安山直接就关门,拿出了玉镯打量起来。

    “三爷,这小子是不是傻啊,几百万的东西就换一个破炉子。”伙计嘲讽道。

    林安山瞪了他一样,怒道:“什么破炉子,雍正年间邋遢道人之物,也是现代的人不识货了,不然那紫萱炉起码也值一百万。”

    紫萱炉留在林安山这里很久了,但是平时也根本没有人买。

    古玩这东西,有价无市是没有用的,要有人需要,才能够体现它的价值。

    那紫萱炉是清朝的时候,邋遢道人炼丹之物,最后那老道貌似吃了自己炼的丹药挂了,这丹炉也就这么流落世间,最后辗转来到林安山这里。

    “那又怎么,这帝王绿的古玩我都是第一次见到,他不怕我们跑了吗?”伙计实在想不到,拿个极品翡翠手镯,换一个破炉子,还是没人看上的,这人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啪!

    林安山一巴掌拍到伙计的头上,骂道:“什么屁话,我这多宝阁开了那么久,这几百万用得着放在眼里吗?还关门跑路,你小子就是蠢材,我收这翡翠,还不是王蛤蟆那家伙上次收到个清朝的古玉来和我显摆,我要用这东西找回场子来。”

    “可是那小子!”伙计不服气道。

    他还想继续嘲讽一番李双喜,被林安山一瞪,不敢再说话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