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右手一挥,面前出现了一堆的药材,这是他最近发现那神秘珠子的功能,在自己心念一动之下,就可以把物品收进里面,仿佛其中的空间是真实存在的一般。

    他看着这些药材,挑挑拣拣,把需要炼药的又重新收了起来,其他的则是准备拿去医馆之中出售。

    收拾好了之后,李双喜去洗了个澡,回到床上睡觉。

    接下来的几天,李双喜又陷入了忙碌的工作之中,来往于城市的大街小巷,作为快递的搬运工。

    “恩,这快递!”李双喜看了一眼,收件人依然是林芯瑶,寄件人还是没有名字。

    他拿着快递,跑到了电脑旁边,噼里啪啦的输入了快递单号,随后上面显示出了寄件人的地址,海宁!

    这人居然从海宁寄到海宁,也真是奇葩,看了一眼录入的时间,昨天中午,那个时候他正好在店里,这个人他应该是见过。

    李双喜闭上了眼睛,开始回想起来,这练功之后,记忆力也是得到极大的提升,过目不忘不说,还能记得很久之前见过的人和事。

    一道道的人影,像是过电影一般,从李双喜的脑海之中一一闪过,最终,李双喜把这份快递的寄件人锁定了。

    穿着蓝色西装,开着一辆宝马,眉宇之间有些邪魅,嘴角泛着诡异的笑容,脸色苍白,应该是女人玩多了的缘故,带着一副墨镜把脸遮住大半。

    就在李双喜准备回想一下那车牌号的时候,被一道粗狂的嗓音给打断了:“臭小子,大白天的在店里打瞌睡,不要工钱啦。”

    面对刘翠兰的咆哮,李双喜只能飞快的装好快递,向着天龙大厦驶去。

    到了十六楼之后,调戏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帅哥,又来了啊,是不是想姐姐我啊。”

    李双喜眼神无辜的看着前台的美女小妹,她趴在那里,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手中拿着笔,躬身的姿势有点怪异,看着自己,那曼妙的身材直接浮现在他的面前。

    李双喜看着她,摸不着头脑,在小美调戏的目光之中,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那个……有芯瑶姐的快递!”

    小美直起来腰来,媚笑道:“小帅哥,只有林总的快递,没有我的吗?”

    李双喜简直被她说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又没有买东西,怎么会有快递,难道你也希望收到内衣不成。

    “双喜,又有我的快递吗?”林芯瑶走了出来,瞪了一眼小美道:“还在这发痴,你这小妮子不戏弄人难受是不是。”

    “恩,浑身难受,痒痒的。”小妹坐回去,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肩带。

    李双喜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现在他算是知道在女人堆里面什么感觉了,怪不得这个公司没有男的,要是有的话,估计要被这群女流氓给弄的神经了。

    “芯瑶姐,你签收一下。”

    李双喜把快递拿了过去,林芯瑶拿着笔,随后眼光看向了寄件人,秀眉微蹙,问道:“又是那个家伙?”

    “应该是吧!”

    “帮我拆开,看看又是什么。”林芯瑶双手抱在胸前,眼光紧紧的盯着这快递,好像这东西是洪水猛兽一般。

    李双喜拿着剪刀,嘁哩喀嚓的就打开了这快递,随后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果然,还是和上次一样,不过颜色不同,一套紫色的女生衣物,附上一张纸条:今天的你是紫色的!

    林芯瑶脸色铁青,恼怒道:“帮我扔了它,以后这家伙的快递不要再送来给我。”

    “可是,我们的快递必须本人签收才行。”李双喜道。

    如果不是本人签收,这快递又没有寄件人的地址,回寄都找不到地方。

    “我说你是木头脑袋吗?说了不要就是不要。”林芯瑶训斥道。

    这东西,在多送几次过来,人都要疯了,看见这东西就觉得恶心。

    “可是,这快递送不到,我们就白干了。”李双喜解释道。

    林芯瑶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双喜,不知道说这个小子是傻好呢,还是天真好呢。

    “好,那下次你继续送!”林芯瑶冷哼一声,向着办公室走去,高跟鞋噔噔蹬的踩在地上,很是不悦。

    “笨蛋,得罪林总了吧,她说不收就不收,你真是根木头,还不去和林总道歉。”小美笑眯眯的开解李双喜。

    “芯瑶姐……”李双喜叫了一声。

    “什么事?”林芯瑶转过身,脸上的怒意还没有退去。

    李双喜想了想,道:“我好像记得这寄件人的长相,快递就是从我们这里寄出来的。”

    林芯瑶听到后,果断的走了回来,脸色也稍微平缓了下来,低声道:“那人长什么样子?”

    李双喜描述了一下寄件人的长相,和那辆宝马的颜色款式。

    林芯瑶眉间遍布疑云,想着什么,随后问道:“车牌号你记得吗?”

    李双喜又回忆了一下,但是被老板娘那声怒吼之后,早就吓得三魂出窍,七魄升烟,哪里还记得车牌是多少。

    “记不清了。”

    “好,那谢谢你了。”林芯瑶轻言道。

    李双喜问道:“那快递呢。”

    “送来吧。”

    说完,林芯瑶就急匆匆的走回了办公室之中,去调查寄件人去了。

    李双喜走出这天龙大厦,看了看四周,感觉好像有什么人正在盯着他,当他顺着看过去的时候,只见一脸红色的宝马飞快的从他面前驶过,带起一阵尘烟。

    “是他!”李双喜心里一惊,这辆宝马不就是那个神秘寄件人的,难不成这家伙一直都在观察着快递的踪迹。

    车开的太快,李双喜还是没有看清车牌,他心中疑惑更甚,这家伙难不成有给女性寄内衣的恶趣味。

    算了,还是不要想这些,和我无关。

    李双喜继续送着自己的快递,从那以后,林芯瑶那里又收到过一次内衣,把她气得不轻,咬牙切齿的要活撕了寄件人。

    又接连送了几天快递之后,李双喜终于得到了休息。

    这一天,他来到了海宁的一条老街,七宝街之中,听说这里才有他需要的丹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比较早的缘故,一条老街之中并没有多少人,门口的小摊贩正在售卖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