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人写着:亲爱的瑶瑶,电话号码都没有留。

    “你能帮我查查是谁寄的吗?”林芯瑶道。

    既然从这快递上看不出什么来,那么就拜托李双喜帮她查。

    居然敢送这种东西给自己,要是让她知道是谁,一定会让他死的很难看。

    “我尽力吧。”李双喜叹了口气道。

    这快递来自全国各地,经过多少个中转站,这电话和名字八成也都是假的,要想查出来还是很有难度的。

    “那谢谢你了,如果查出来,改天姐姐请你吃饭。”听到李双喜的回答,林芯瑶嫣然一笑,接着道:“这些给你,就当是雇佣你的报酬。”

    只见她从包里掏出了一叠红票子,看上去应该有六七百那么多。

    李双喜连忙拒绝:“芯瑶姐,这点小忙怎么能收钱呢。”

    “跟姐你还客气什么,快收着,你看看你头也破了,衣服也烂了,不买点营养品和新衣服吗?”说着,林芯瑶就把钱往李双喜的口袋里面塞。

    “不用了,不用了。”李双喜伸手去挡,无功不受禄,他怎么可能收下林芯瑶的钱呢。

    林芯瑶却是很倔强,用力的向着李双喜的包里塞。

    两人一来一回之间,李双喜伸手一挡,只觉得右手似乎碰到了什么,有点奇怪的感觉。

    等他定眼一看,瞬间满脸通红,缩回了自己的手,结结巴巴的说道:“芯……芯瑶姐,我不是故意的。”

    “哼,不要就不要,动什么手,赶紧收下,这些就当是这东西的封口费。”林芯瑶指着快递道。

    李双喜没有办法,只能接过这些钱,林芯瑶点点头,摸着李双喜的脑袋,像一个大姐姐般笑道道:“这才对,乖。”

    等李双喜走后,林芯瑶转身走进公司,发现小美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林总,我有没有封口费啊。”

    林芯瑶瞪了小美一眼,这小妮子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你……等我把你嘴缝起来,看你还敢要封口费。”

    “我说林总,你不会是看上那个快递帅哥了吗?不过他长的的确挺帅的,要是换一套衣服,估计和现在的小鲜肉差不多了。”小妹眼中迷离,好像痴迷什么一般。

    “瞎说什么,我看是你看上他了吧。”林芯瑶眯笑道。

    小美捂嘴偷笑:“我怎么敢和林总你抢呢,砸砸,老牛吃嫩草,林总,相信你可以的。”

    “臭小妮子,看我不把你嘴缝上。”

    林芯瑶走过去,假装拿起一卷胶带就要动手,两人打闹了起来……

    李双喜走出这公司,感觉自己的手有点麻木,那上面似乎还有着残存的温度,道:“都怪你,看来要找个机会还给芯瑶姐了。”

    这意外的发生了点小插曲,还被倒贴钱的,估计就只有李双喜这一家了。

    骑上电动车之后,李双喜开始往返于快递站和各个小区之间,中午的随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又开始一天的忙碌。

    烈日炎炎之下,李双喜的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湿透了全身。

    “今天好热啊,看来是要送到晚上了。”李双喜电动车飞驰,迎面吹来的都是热风,整个人像是在蒸笼里的包子。

    老板娘可是说过,要是送不完这些快递,他这个月工资就没有,他相信老板娘肯定会说到做到的。

    “喂,张哥,有你的快递!”

    美林海岸小区的门口,李双喜拨通了张达康的电话,让他前来取快递。

    这里的小区,看管十分严格,连快递员都不让进去,李双喜只能够站在大门外等待着。

    “好的,双喜,我马上就过来。”

    一个粗犷的嗓音从那边传来,随后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西装革履的从小区里面走了出来,却是在这大热天戴着顶帽子,让人感觉奇奇怪怪的。

    不过李双喜却是知道,他之所以戴帽子,完全因为谢顶的缘故。

    “双喜,怎么这几天都见不到你。”张达康拿着圆珠笔,刷刷刷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李双喜接过回执单,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前几天被人打了,在家休养几天。”

    “被人打了,知道是谁吗?哥哥帮你出头。”张达康豪气的说道。

    她为人比较正直,第一次李双喜来送快递的时候,不知道这小区的规矩,被这些保安给欺负了一顿,张达康看到之后,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臭骂,为李双喜出头。

    后来就渐渐熟悉了,李双喜了解到,这一处小区都是这张达康的产业,人家是房地产的大老板,原来也是贫苦出生,所以对于他们这类社会底层的人有着认同感,所以才会那么客气。

    李双喜把快递拿给了张达康,摇头道:“我都不知道是谁打的,张哥你也别麻烦了,这又是生发剂吗?”

    张达康现在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自然是更加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第一印象,所以这谢顶就成为他人生之中的苦恼,一直在寻求增发的办法,想要在长出那浓密的黑色头发来,让自己更加帅气一些。

    “你懂的,哥那么英俊,怎么能够谢顶呢,这次的药是从一个老中医那里弄来的,肯定有用。”张达康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极其骚包的说道。

    叮叮叮!

    这时候,张达康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之后,接了起来,就听到那边传来咆哮般的声音:“死鬼,老娘去洗个澡的功夫,你死哪里去了。”

    张达康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李双喜,走到一旁,说了点什么,随后挂了电话。

    “双喜,那哥先回去了。”

    “嗯!”

    看着张达康离开的背影,李双喜苦笑一声,刚才打电话的应该是他的老婆,王妮,一个刚满三十岁风韵犹存的少妇。

    打电话来,应该是催促这张达康回去办事了。

    他们结婚五年,还是没有小孩,所以这日常造人活动是很平凡的,张达康也和李双喜抱怨过,这又不能抽烟,又不能喝酒,还像老牛一样那么累,肾都要被掏空了。

    李双喜骑着电动车,去送下一处快递的时候,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肾,补肾……

    张达康肯定是肾脏有问题,所以才导致脱发,不孕不育这一类的疾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