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儿子王浩是原来是李双喜的同学,但是李双喜当时一直是第一名,而他儿子只能当那万年老二。

    李双喜家里自然是供不起他上大学的,所以高中毕业之后就只能去打工了,这吴婶总算出了口气,见到李双喜就要嘲讽一番。

    李双喜冷冷的看着吴婶,眼中闪烁着丝丝寒芒,他这次受伤,完全是为了救人,被她这样的嘲讽,心中有着一股子怒气。

    “我那是为了救人,不是和人打架斗殴。”李双喜瞪着她,淡淡反驳道。

    吴婶冷笑连连,道:“救人,你要是救人,怎么人家不给你医药费,派出所怎么不给你慰问,我看你就是在吹牛!”

    “哼,我懒得和你这种无知的人解释。”李双喜冷哼一声。

    “臭小子,还敢骂我,我这可是为你好,要是在外面被打死了,香玉估计连棺材都买不起,还是低调点好。”吴婶继续骂道。

    “棺材还是买给你自己用吧!”

    李双喜紧紧捏着拳头,吐出一句之后,不在理会她,向着村里的医务室走去。

    “臭小子,还敢咒我去死,你怎么没被混混打死……”

    很快,李双喜来到了医务室门口,一股药水混合味道扑面而来。

    天色微微黑了,周围一片寂静,敲门的声音分外明显。

    砰砰砰!

    “周护士,周护士,在吗?”

    李双喜敲了敲医务室的大门,半天却是没有人来开门。

    不对啊!这医务室除了周护士,张医生应该也该在啊,怎么没有一个人来开门。

    想想张医生,李双喜就嗤之以鼻,都说医者父母心,但是这张医生为人却是有点不地道。

    听说他给村里的女性治病的时候,有几位年轻貌美的都被他那双咸猪手给摸了个遍,还美其名曰是在检查。

    也是村里穷,没有钱去请别的医生来,不然的话,估计张医生早就被赶走了。

    想着这些,李双喜心里猛地一慌,这周护士不会是出事了吧。

    他看了看这高高的围墙,打量着自己能不能爬进去,但是跳了几次之后,还是放弃了。

    李双喜绕着围墙走了一圈,终于发现了一颗杨柳树,可以供他攀爬。

    爬树这东西,村里的小孩都会,李双喜撸起袖子,三下五除二就爬到了树顶,拿着礼盒,扶着围墙,跳了下去。

    面前,正是医务室的宿舍,里面灯光明亮,似乎有着人影闪动。

    李双喜走了过去,透过一间小屋的窗子,看到了令他血脉喷张的一幕。

    这里是个浴室,周思敏正背对着李双喜,一片光洁,头顶上的花洒正在喷着清水,一股股的水流顺着她那光滑的美背流了下来。

    肤如白雪,光滑如玉,那曼妙的曲线全部暴露在了李双喜的眼前,让他看在眼里都有些拔不出来。

    真的是太美了……

    李双喜本想立刻离开,却怎么也挪动不了半步,只想再看两眼。

    “嗯!”渐渐的,里面的周思敏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身过来,李双喜赶紧蹲下身体,避免被她发现。

    “好险!”这要是被周思敏发现,自己这坏人的名头怕是坐定了。

    他觉得此刻脑袋嗡嗡作响,心脏跳的飞快,感觉都要跳出来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一点鼻血就涌了出来。

    李双喜暗道糟糕,擦了擦鼻子,打量着周围,然后悄悄的站起了身,准备走人。

    周思敏正在用着洗发水洗头,身上布满了泡沫,腿就这样挺直的立在那里,这样看来,这周思敏的身材居然是那传说中的黄金比例。

    李双喜舍不得的回头,看了看这高高的围墙,思考着自己到底要怎么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双喜刚才跳进来的缘故,墙上的砖突然掉落下来,咣当一声砸到了地上。

    “坏了!”李双喜大惊,砖头掉下来的动静绝对会引起周思敏的注意的,他来不及多想,纵身一跃,等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柳树之上。

    李双喜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自己就跳了跳,居然手够到了围墙的顶部,爬了上去。

    随后,他探头向下看去,就发现周思敏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穿着那一套护士的衣服,整个人好漂亮。

    李双喜不想被发现,顺着树干滑了下来,随后走到了门口,重新开始敲门。

    吱!

    那老旧的铁门被打开,周思敏那修长的身姿再次出现,双眸似水,但却是带着淡淡的冰冷,把李双喜看的头皮发麻。

    不会被她发现了吧!

    李双喜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周护士,晚上好啊。”

    “不好!”周护士微怒道:“刚才有人偷看,是不是你!”

    李双喜大惊,她明明没见到自己啊,随即连忙摆手道:“怎么可能,我才刚刚到这里!”

    “那你来干什么?”周思敏像是审问犯人一般,紧紧的盯着李双喜。

    李双喜道:“那个,你这几天照顾我有点辛苦,所以给你送点礼物。”

    “礼物呢!”周思敏冷冷的问道,

    礼物?李双喜抬手,却发现自己两手空空,什么东西都没有。

    完蛋了,礼物他跳进围墙的时候,就扔在了地上,后来看到周思敏的玉体之后,脑子里面一片浆糊,哪里还记得拿礼物啊。

    “那个,我好像忘记带了,这就回去拿啊。”

    李双喜此刻只想马上开溜,等周思敏发现不对,那就真的晚了。

    “站住!”周思敏一把伸手过去,拉住了李双喜的衣领。

    李双喜石化在原地,然后慢慢的转过偷取。

    只见周思敏转过身,从旁边拿过两个盒子,李双喜定眼看去,正是自己要送的礼盒。

    “你不是忘带,而是忘拿了吧,臭流氓,你给我滚……”

    砰!

    两个礼盒被周思敏直接从门里扔了出来,随后直接把大门给关上了。

    “不要让我在见到你!”门内,还传来周思敏咆哮的声音,看来她是被气得不轻。

    李双喜无奈的捡起礼盒,这下是真把周思敏得罪狠了,可他也不是故意的啊,谁知道那围墙下面是浴室。

    他拎着礼盒,往家里走去,心里想着这到底要怎么和母亲交代。

    砰!

    李双喜正低着头,只觉得和什么东西撞上了,抬头一看,一个男人,手中拎着酒瓶,摇摇晃晃的,将倒下又没有倒下,满脸通红的骂道:“妈的,没长眼啊!”

    “对不起!”李双喜连忙道歉,男人一把推开李双喜,道:“滚!别挡着老子办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